搜索 解放軍報

揭開賽博空間作戰的神祕面紗

來源:人民網作者:吳騰 丁鑫鑫 章子星 王文博責任編輯:伍行健
2021-01-14 01:14

隨着科技的不斷髮展,戰爭形式已邁入信息化戰爭時代,信息成為戰鬥力的主導性要素,作戰雙方圍繞着信息收集、傳輸及處理展開激烈對抗,賽博空間是數據信息傳送的通道,也是現代作戰單元相互聯繫的橋樑。

美國軍隊最早將賽博空間軍事化,2008年,美國成立空軍賽博司令部,並把賽博空間定義為整個電磁頻譜空間,把認知和實踐從狹義的信息域擴展到廣義的賽博域。2018年1月,美陸軍訓練與條令司令部(TRADOC)發佈了《TP 525-8-6美陸軍賽博空間與電子戰作戰概念2025-2040》,描述了美陸軍將如何在賽博空間和電磁頻譜中作戰,以應對未來作戰環境的挑戰。賽博空間相較於其他的傳統作戰域,對未來作戰影響幾何?在未來一體化聯合作戰的大背景下,對多域聯合作戰能帶來怎樣的突破?

神祕莫測——賽博空間作戰

信息化戰爭的第五大領域。賽博空間一詞最早出現在1982年的加拿大科幻小説《全息玫瑰碎片》中,該小説描述了網絡與人的意識融為一體的網絡空間。根據《美國國防部軍事詞彙辭典》,賽博空間是信息環境內的全球領域,它由獨立的信息技術基礎設施網絡組成,包括因特網、電信網、各種局域網和計算機系統以及嵌入式處理器和控制器。隨着網絡技術的不斷髮展,賽博空間已從計算機網絡擴展到無形的電磁頻譜,是處於電磁環境中的一種物理領域。它不僅包括我們通常認識的計算機網絡,還包括使用各種電磁能量的所有物理系統。

此外,在現代戰爭中,賽博空間是信息化戰爭的一個新領域,已被美軍列為與陸、海、空、天同等重要,並需維持決定性優勢的五大領域之一。它涉及到網絡戰、信息戰、電子戰、空間戰、指揮控制戰、C4ISR等領域,是超越了傳統陸、海、空、天四維作戰空間領域的第五維作戰空間。它既相對獨立又嵌入其他領域之中。與傳統領域相比,賽博空間具有邊疆界限模糊、涉及範圍廣泛、態勢複雜多變等特性。

賽博空間作戰超越時空限制。由於電磁頻譜缺乏地理界限和自然界限,賽博空間超越了地緣邊界、時間和距離的限制,使得賽博空間作戰幾乎能夠在任何地方發生,可以跨越陸、海、天、空作戰,集合傳統的四維作戰空間領域,可瞬時實施對遠程目標的攻擊。由於信息在賽博空間中的傳播速度接近光速,高速的信息傳遞速度將極大的提高作戰的效率以及能力,並且提供快速決策、指導作戰和實現預期作戰效果的能力。更重要的是根據作戰需求,賽博空間內或通過賽博空間實現軍事目標或軍事效果,可分為進攻性賽博作戰和防禦性賽博作戰兩種。

進攻性賽博作戰是指在賽博空間內阻止、削弱、中斷、摧毀或欺騙敵人的網絡,確保在賽博空間中己方的自由行動,其主要行動包括實施電子系統攻擊、電磁系統封鎖與攻擊、網絡攻擊以及基礎設施攻擊等。防禦性賽博作戰包括防禦、探測、表徵、對抗和削弱賽博空間威脅事件的活動,旨在保護美國防部網絡或其他友好網絡,保持被動和主動利用友軍賽博空間的能力,同時保護數據、網絡和其他指定系統的能力。

賽博空間下的電磁戰

戰略威懾,輿論制勝。近年來,對經濟、政治、軍事等目標的網絡攻擊越來越多,由於該攻擊具有規模大、隱蔽性好,且能對基礎設施網絡進行攻擊的特點,已成為一些國家在政治衝突上取得優勢的手段。在俄烏衝突時,俄羅斯以賽博空間為陣地,以無線電電子戰為助力,在通信上切斷烏方系統,中斷烏方指揮;在輿論上抵制負面消息,發佈正面消息;在網絡上癱瘓敵方網站,製造恐慌,再配合部隊的正面進攻,達到快速制勝的目的。

全球佈局,千里取敵。美國在建立以本國主導的賽博空間安全框架體系過程中,掌握盟友的賽博空間行動,建立全球的軍事基地和賽博空間的互聯互通性。由相關情報人員通過在和平時期的情報行動完成網絡預置,如利用互聯網等手段監聽監視,通過情報分析,收集敵方網絡數據。通過網絡預置,在必要時刻,可利用網絡漏洞,入侵敵方網絡,並控制系統、破壞數據等,實現“千里之外取敵性命”。2010年7月,美通過某種蠕蟲病毒,侵入伊朗核電站,對其核心設備進行控制,大大延緩了伊朗的核計劃。

發揮非對稱作戰優勢,提高作戰收益。“舒特”計劃,是美空軍為壓制敵防空能力而提出的,利用非對稱式作戰理論破壞敵防空系統,核心目標是入侵敵方通信、雷達、以及計算機等網電系統。在戰爭中“舒特”攻擊可通過遠程無線電入侵敵方防空預警系統、通信系統的計算機網絡,進而攻擊癱瘓敵方防空體系,或者攻擊敵方可用的電子系統和網絡系統,突破敵方的網絡封鎖,之後運用相應的專業算法(主要是“木馬”病毒)侵入敵方雷達或網絡系統,監視或竊取相關信息,讓敵方的作戰計劃、兵力部署和武器裝備的重要信息泄露,進而有助於己方調整作戰計劃、作戰結構和武器配比,以最小的代價,獲得最大的的收益。

賽博空間作戰的未來發展

日益重視,各國大力發展。隨着各國認識的深化,發展賽博能力、打贏賽博戰爭已成為各國謀取軍事優勢,制勝未來戰爭的重要一環。2015年,美軍根據某“伊斯蘭國”組織成員在網上發表的評論和照片,通過大數據分析、偵察定位,最後在二十二小時內摧毀了“伊斯蘭國”的一個指揮所。目前,美國已經成立賽博空間司令部,組建賽博空間作戰部隊,深化作戰理論研究,具備了初步的賽博空間作戰能力。其他國家也相繼開啓賽博競賽。法國為加強賽博空間作戰能力,成立新的信息系統安全局。英國政府發佈了《國家散播安全戰略》,宣佈成立賽博安全辦公室和賽博安全行動中心。日本組建了一支主要由計算機專家組成的賽博戰部隊,可見賽博空間作戰引起了越來越多國家的興趣。

多技術融合,提升賽博空間作戰能力。隨着新技術的突破,大數據技術、5G技術、人工智能技術可以運用於賽博空間作戰。大數據技術可存儲大量數據,收集類型繁雜的數據,並可以快速計算、獲取有用信息,能使賽博空間戰的各個環節的執行速度加快,並能執行的更準確。5G技術則擁有低延遲、高傳輸和大容量的特點,使得賽博空間戰在全球環境、多領域協同作戰下更具威脅性。另外,可利用人工智能深度學習、推理等能力模擬賽博空間戰,在此過程中找出己方武器系統的弱點等並進行改進,通過將這些技術的深度融合,將賽博空間打造成一個智能化、高傳輸、精確化的網絡環境,可為未來的信息化聯合作戰打造智能大腦,掌握未來作戰主動權。

有效推動聯合作戰。跨域運用信息化聯合作戰,實質上是在地理空間的部署基礎上,通過建立穩定高效的賽博空間信息活動態勢,共同達成作戰目的的一種全新的作戰形態,聯合的各部隊在信息方面實現高度共享和深度融合,以增強實時態勢感知能力、提高指揮效率、提升一體化作戰效能。賽博能力不僅可以服務於單一軍兵種或部隊,也可優先保障戰略級目標,以全局的高度統籌計劃組織賽博戰、諸兵種作戰,以及規劃陸、海、空、天各維的賽博戰目標。

未來戰爭將是智能化、體系化的戰爭,“聯合信息環境”正是實現“跨域協同”、構建“全球一體化作戰”能力的戰略舉措,隨着技術的不斷完善與發展,賽博空間作戰將成為一個核心作戰域之一,將極大提升未來體系化作戰效能,為謀取信息優勢、奪取戰爭勝利提供重要支撐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